小伙被骗去台湾7年谋划驾机起义2次回大陆前放话:老子走了

  原标题:小伙被骗去台湾,7年谋划驾机起义2次,回大陆前放线日上午,在福建省东南沿海南安县一所学校的上空,一架从台湾而来的飞机突然从高空俯冲下来。

  当时正是课间时候,操场占满了学生,学生们抬头看着距离他们很近的飞机欢呼雀跃,他们不知道这架飞机原本打算降落到操场上的。

  这时,他发现学校西边有一条窄长的土路,尽管路的两旁有粗壮的树,但是此时已经没有更多的选择了,飞行员咬紧牙关,开始降落。

  当飞机的机翼擦过树梢时,巨大的树冠瞬间被切断,大地也发生了剧烈的震颤,一股浓烟散去后,人们看到3名飞行员钻出了机舱。

  村民们都是淳朴的,看飞行员的样子就知道是台湾飞行员起义投诚的,开始热烈欢迎。

  这三名飞行员,为首一名叫韦大卫,是飞行员,另外两人一个叫梁枫,另一个叫翟笑梧,二人与韦大卫曾经的同学,随韦大卫一同起义回大陆。

  韦大卫更是被各机关单位、厂矿学校请去做演讲报告,给大家讲讲台湾那边的事,韦大卫也成了全国宣传的对象,随后被任命为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培训中心副主任。

  能够从台湾驾机起义成功,是十分不容易的,尤其是还带回了这架名为“赛思纳”的飞机,要知道这架飞机可不一般,它是蒋纬国的专机,被韦大卫开回,伤害性极大,侮辱性更强。

  那么,这个韦大卫为何要从台湾起义回大陆呢?他在起义过程中,又遇到了哪些困难呢?

  今天纵横就跟大家讲讲韦大卫驾机起义的经过,让年轻的后辈们对曾经的英雄有更多的了解。

  1930年出生于广西一个普通乡村的韦大卫,一直有一个航天梦,原来韦大卫有三位当飞行员的叔叔,其中有两名死于抗战,一名死于飞行表演,无一例外全是死在了天空中,十分光荣。

  韦大卫自幼就想当一个像叔叔们那样的人,在韦大卫11岁的时候,考上了空军幼年学校,但是家里人却认为空军太危险了,不让他去,他的飞行梦就没能实现。

  1944年,日军占领桂林,韦大卫的父亲失业,为了养家糊口,韦大卫给人当汽车司机助手,看着司机驾驶汽车的时候,他就感觉这玩意跟开飞机也挺像的。

  一年后,韦大卫考取了桂林象山音乐学院,学习音乐,当时抗日战争刚刚结束,特务就在桂林制造混乱,天天抓人,搞得人心惶惶。

  韦大卫和同学们十分不满当局的这些作风,就参加了一些秘密革命活动,反对当局的统治,结果却引起特务们的注意,韦大卫和同学们决定告别桂林,到外面去见见世面。

  1949年7月,19岁的韦大卫来到广州,看到街头上的招生广告,其中一条广告上写着:“成绩优秀者,将保送到美国深造。”

  当时败局已定,不过是通过这种方式骗一些小白来补充兵员,涉世不深的韦大卫和他的同学们被带上了停泊在港湾的“惠民轮”上,当时韦大卫还没有坐过轮船,更没有在海上航行过,当轮船拔锚起航时,韦大卫甚至还有一种激动。

  不久之后,他们才发现,大陆距离他们越来越远,大家按耐不住内心的恐慌,一起报名参军的青年们出现了骚动,高声问道:“船要开到哪里去?”

  韦大卫得知上当了,用十分愤怒地用广西口音喊道:“我们上当了,和他们拼了。”

  当士兵拿起冲锋枪对准他们的时候,他们也知道,事已至此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  轮船到达高雄后,韦大卫下了船,刚开始他想要逃跑,哪里想到,码头戒备森严,稍有反抗就有可能被枪毙。

  在士兵的簇拥下,他们上了一辆卡车,车把他们拉到凤山等待收编,韦大卫和这些被骗而来的青年拒绝收编,就坐在操场上。

  当局就让他们选出代表谈判,刚开始大家都认为受骗了,因此群情激昂,可是当选出了30名代表跟谈判时,第二天才发现,这些人都被秘密处决了,剩下的人也知道反抗是徒劳的。

  随后,大家接受训练,受训一个月后,韦大卫随部队开往红茅港,那是台湾的西部海边,三面环水的狭长地带,也是的“前线”。

  在那里待了一个多月,韦大卫就打算跑了,当时天正下着大雨,在海风的包裹下,红茅港更是巨浪滔天,当军官们都躲在营地里喝酒赌博的时候,韦大卫在晚上偷偷开溜,钻进了一片甘蔗林。

  经过这一段的经历,韦大卫已经意识到,想要逃离台湾并非那么容易,海岸线上全是明岗暗哨,想要逃跑,必须从长计议。

  于是韦大卫在屏东找了一份临时工作,待了五个月后,海军前来招生,韦大卫就去报考了,并且考上了。

  在海军受训不到两年,毕业后还当了海军军官,当时正好海军的“重庆号”起义成功,这艘军舰是英国送给的,蒋介石一直把它当宝贝,结果却被人开跑了,惹得蒋介石大怒。

  当时韦大卫也有一个大胆的想法,那就是劫持一条军舰回国,当时韦大卫被分到“永泰号”任职,一直着手进行起义准备。

  但是韦大卫却收到一个让他沮丧的消息,原来“美虹号”军舰起义失败,舰长被枪毙,此后海军也加强了防范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。

  因为操控军舰需要好多人,而军舰跑得又慢,假如贸然出港,被快艇拦截,或者炮火袭击,都是得不偿失的,想到这些,韦大卫认为劫舰起义难度挺大的,就想到了到空军劫机起义。

  想到这一点,韦大卫就去报考了空军军官学校,由于出色的身体素质,还让他给考上了。

  韦大卫磨了半天也没好使,回去之后,“永泰号”舰长见也留不住韦大卫,就放走了韦大卫。

  韦大卫就这样进入空军,到台湾最南部的东港受训,比较有意思的是,海军司令马继壮得知此事后,发出了抓捕韦大卫的通缉令,在得知韦大卫已经到了空军后,就通过“国防部”要人。

  当时三大兵种,就空军最硬,飞行员也最值钱,哪里会给海军面子,就以培养一个飞行员不容易为由,拒绝交人,就这样韦大卫成功加入了空军,估计当时空军的领导也没有想到,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如此深的大雷。

  在东港受训半年后,韦大卫先到虎尾接受初级飞行训练,六个月后又到冈山接受高级飞行训练。

  在训练时,韦大卫表现异常刻苦,因为家里就有当飞行员的叔叔,从小会受到一定的影响,加上他想要驾机离开台湾的意志力,这些都督促他刻苦训练。

  正是在训练期间,他结识了后来对他起义具有重大影响意义的徐廷泽,两人结成挚友,两个人后来一前一后驾机起义飞回了大陆。

  然而就在等待的时候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,原来在他们准备起义的前一个晚上,同谋者之一陶开府突然独自驾机夜航先走了。

  虽然陶开府想要回大陆的心情是迫切的,可以理解的,但是却影响了大家的起义活动,当陶开府驾驶1架AT-6教练机从台湾冈山机场起飞,安全降落在福建漳州机场后,台湾“国防部”立刻下了停飞令,所有飞行员都被逐一调查。

  不久之后,韦大卫等人被调到东岗受审,随后又要求韦大卫前往空军作战司令部报道。

  其实,早在韦大卫加入空军的时候,海军为了报复韦大卫,就把一堆小材料送到了空军,说韦大卫有嫌疑,空军当然知道是海军在使坏,没有当一回事,然而此次事件,让空军对谁都产生了怀疑。

  韦大卫也知道让他去台北空军作战司令部准没好事,但是台湾就这么大旮沓的地方,逃能逃到哪里去,于是韦大卫就去报到了,当天就被抓了起来。

  当时一共抓了8个人,其实没有一个人是,这几个人在台北被关了10天后,也没审出来个所以然,当局又将他们转移到台南的空军监狱了。

  被关押的飞行员们决定找律师打官司,好歹给个说法,哪里有律师敢接军事类的案件,后来经过打听才知道,台湾当局要把他们送到火烧岛去。

  火烧岛位于台东县太平洋中,东西宽约3公里,南北长约4公里,为台湾第四大附属岛,这个岛四面环海,临海处多有峭壁,极难登陆,更难逃离,西南方向虽然有平缓地区,却有士兵把守,若无外援,想要从此地逃离,亦是难如登天。

  正在几个人冥思苦想,准备劫狱的时候,这几个人却被无罪释放了,并且被送回了空军基地,让他们戴罪立功。

  几个人大吃一惊,原来被抓捕的人中有一个人叫苏思齐,他舅舅是空军司令周志柔。

  周志柔听说自己的外甥被当作抓了,十分生气,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嘛,自己保荐的外甥被审查成,那自己这个舅舅还能脱得了干系?

  于是立即给当局施加压力,8个人就一起被放了,这件事虽然让韦大卫捡了一条命,但是也让他看透了台湾当局的官僚作风。

  放出来后,韦大卫认识到空军不会再信任他,很可能以后也不能让他再飞了,于是就溜到了台北,先生存下来,然后再从长计议。

  因为韦大卫不是台湾人,也没有个证件,想要找工作特别困难,甚至一度沦落街头,成了“流浪汉”。

  为了生活,韦大卫给人擦过汽车,割过草,后来韦大卫想到自己大学时候学的是音乐,就跑到歌厅去唱歌,由于歌唱得还不错,还混到“中国之友社”,那里有很多外国人在那喝酒跳舞,收入还算可以。

  因为韦大卫年轻能干,干活不耍心眼,得到了美国人的赏识,生活也逐渐安定下来,但是他并没有忘记逃回到大陆的想法,因为那里才是他的家。

  他十分清楚,想要返回大陆只能依靠飞机,必须还得向这方面使劲,1955年4月,经过多方设法帮助,韦大卫进入到台北飞行社,当飞行教员,重新获得了驾驶飞机的机会。

  台北飞行社是一个只有20多架飞机的小机场,不但机场小,飞机也小,能装的油箱更小,飞行速度特别慢,韦大卫原本是打算从这里劫机起义飞回大陆的,看了这些飞机,在兴奋之余,也明白想要靠着这几架飞机飞回大陆,机会十分渺茫。

  另外,这些飞机也只允许在台湾飞,但是毕竟还有一线机会,有机会总比没有好,韦大卫是这样想的。

  后来韦大卫经常借驾机的机会勘察台湾地形,侦查雷达群、高炮群的位置,并且偷偷将这些数据记录下来,绘制成飞行路线多架飞机中,只有一架美国造的“赛斯纳”飞机性能最好,能够飞行到大陆,这架飞机是当时装甲兵总司令蒋纬国指挥地面作战时的专机。

  韦大卫意识到,这架飞机是他起义回大陆的唯一机会,想到这里,他就开始全方位地查找这架飞机的资料。

  每天看着这架飞机在天上飞,韦大卫的心里就怪痒痒的,啥时候能有机会开到“赛斯纳”呢?

  为了接近“赛斯纳”,韦大卫就请飞机的警卫抽烟喝酒,整天混在一块,大家也都知道韦大卫是飞机教员,稀罕这架飞机,他们也没当回事,毕竟稀罕这架飞机的人太多了,如果能开着蒋纬国的专机飞一圈,那感觉自然酷毙了。

  在此期间,有两个人来找韦大卫,一名叫梁枫和一名叫翟笑梧,都是同学,大家一块喝酒一块聊天,原来他们也有回大陆的打算,希望韦大卫有门路的时候带着他们俩一块走。

  1956年初,经过长时间的准备,韦大卫认为时机已经成熟,1月5日,台北连降大雨,韦大卫决定就在这几天和同伴一块劫机起义,飞回大陆。

  韦大卫事先配好了备用的钥匙,到了“赛斯纳”飞机的机房对看守的那个警卫说:“倒霉,明天我要驾这架飞机去莲花港执行秘密任务,今天先试试。”

  1月6日晚上,韦大卫和同伴是一夜未睡,焦急的等待的,1月7日凌晨,韦大卫领着梁枫、翟笑梧再次来到飞机场,让警卫把飞机推出机库,他自己用配的钥匙启动了磁电机,确认一切正常后,他就把警卫拉到值班室去喝咖啡,梁枫、翟笑梧趁机偷偷上了飞机。

  等到韦大卫再上飞机时,却发现配的钥匙打不着火了,这可把韦大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,后来费了很大的劲,才打着,这时警卫看到了梁枫、翟笑梧,紧急去拦截,并且掏出手枪对飞机进行射击,连续五枪也没有打到正地方。

  这时飞机已经起飞,由于这时韦大卫第一次驾驶“赛思纳”,起飞的时候速度不够,摇摇晃晃的才离开地面。

  塔台发现机场一家飞机正在起飞,紧急通过无线电喊话:“谁从这里起飞?赶紧落地!”

  正是这句话,后来在台湾引起轩然,韦大卫也成了台湾人茶余饭后的谈资,很多人都对韦大卫竖起大拇指,这家伙真有刚。

  实际上,韦大卫高兴得有点早了,危险的还在后面,正在韦大卫飞行的时候,塔台命令桃园新竹两个机场的F-86喷气式战斗机进入警戒状态,起飞进行拦截。

  当韦大卫刚刚飞过台湾岛,进入到台湾海峡时,却惊出了一身冷汗,前面海域有美国第七舰队的3艘驱逐舰,以这些驱逐舰的火力,集火“赛思纳”直接能打成筛子。

  韦大卫没等驱逐舰发现,立即一个掉头,回到了基隆,从屏风山俯冲下去,贴着海面避开了第七舰队的攻击范围。

  想到这里韦大卫就来气,大骂着说:“算了吧,老子都被你们骗了7年了,你们能打就打,反正我死也不回去了。”

  本来韦大卫想飞到福州,但是韦大卫却一直无法跟大陆方面的无线电联系,他意识到福州是重要城市,肯定布满了火炮,如果直接飞福州,很可能会被炮击。

  后来韦大卫在北京遇到了曾经为台湾空军飞行员吴宝智,吴宝智在1961年到大陆拍照的时候跳伞被俘的,他知道这件事,吴宝智告诉他说当时台湾当局已经调那两架F-86在福州那里拦截了,如果韦大卫直飞福州,多半是有去无回。

  由于福建多山少平原,寻找一个平坦的地方降落不容易,在发现那一块操场后,却发现有学生在那里,于是再次升空,紧急迫降在小学旁边的土道上,尽管过程很艰辛,但是总算回到了大陆,了却了自己多年的愿望。

  虽然韦大卫飞回了大陆,却成了大陆与台湾联系的纽带,一直致力于两岸统一工作。

  1982年,韦大卫成了民革中央“祖国和平统一促进委员会”的副主任,1988年台湾放开民众赴大陆探亲的第二年,蒋纬国派机要秘书孟昭旭通过民革中央扎到了韦大卫。

  孟昭旭说:“他不恨你,纬国将军还挺欣赏你的,知道台湾留不住你,也觉得台湾对你不公。”

  后来韦大卫与台湾的联系一直没有中断,他在台湾的那些老同学,只要来大陆,就一定要到韦大卫这里来。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